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观察

乐视有多危险?贾跃亭有多挣扎?

分享到:
日期:2017-01-04 浏览:426 作者:李亚婷 马吉英 李潇雄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原标题:乐视有多危险?贾跃亭有多挣扎?)

  乐视真的会如贾跃亭所言,在三四个月内转危为安吗?至少现在,在外界眼中,乐视仍然是只“薛定谔的猫”。

  今天上午九点半,美国时间1月3日下午五点半,乐视超级汽车深度战略合作伙伴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将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发布旗下首款量产车。在官方宣传海报中,这个“新物种”被指向将“重构百年汽车产业”。

  根据此前报道,FF量产车将拥有超越特斯拉Model X的全球最快百公里加速,而这样一台互联网高性能汽车,售价或将在15-20万美元之间。

  正如外界所知,这款车对乐视的意义非同一般。过去两个月,乐视遭遇近两年最严重的危机,汽车业务尤其受到外界质疑,在这个时间点,FF首款汽车的意义不再局限于一款车,而是外界对乐视的信心和判断的走向。正如一位采访对象所说,“乐视进入到'证实阶段’,投资人、资本市场需要看到明确的结果,才会继续投资,而不再是之前只有一个商业模式即可。”

  在乐视此次危机中,资金紧张、汽车项目陷入泥潭只是表象,我们试图寻找乐视危机的深层原因。公司的组织架构、治理方式,以及贾跃亭个人的野心、独断、宽容与取舍之间,或许才是造成这场危机的真正原因。

  以下为发表于《中国企业家》杂志2017年1月的封面故事——《挣扎贾跃亭》

  贾跃亭只能从后门挤进会议大厅。

  2016年12月11日下午,中国大饭店,乐视创始人、乐视控股董事长兼CEO贾跃亭即将在这里开始一场演讲,演讲前二十分钟,涌入的观众将这个能容纳100多人的大厅围堵得水泄不通。贾无法从正门进来,只能从演讲台后方的小门进入。一直到开始后的二十分钟,砸门声依然不断,“开门,我要见贾跃亭!”门外人头攒动,比大厅内的人还要多。

  贾跃亭站在演讲台,满脸微笑,甚至有点儿腼腆,当天他有些感冒,上场前吃了药,讲话声音也不大,听上去透着疲惫,但这不妨碍贾跃亭输出乐视价值观,“乐视从诞生起就是一个新物种”、“乐视要变革百年汽车产业梦想”,“(乐视汽车)将会是互联网生态模式在全球市场上留下的第一个印记”。

  此时,距离贾跃亭发出那封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内部信已经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乐视几乎每天都占据媒体头条,融资、业务、裁员、欠款、股价等等,乐视的每一个维度都被外界放在放大镜下。对于乐视,支持者众多,唱衰者更多,放眼中国互联网行业,几乎没有一个公司像乐视这样,外界评价两极分化如此严重。

  晚七点,贾跃亭和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CEO李东生,万科总裁郁亮等十余人从饭店一楼的餐厅走出,一位年轻创业者挤进去将一份创业计划书塞到了贾跃亭手中,嘴里快速介绍着创业项目,贾翻了翻,评价“挺有意思的啊”。

  几乎所有与其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惊讶贾跃亭的随和,他脸上似乎会一直挂着微笑。他不太会拒绝人,从餐厅到当晚活动的会议大厅,两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将近十分钟,多次被路过的行人拦下来拍照、合影。

  此时的乐视远没有这么平静。它更像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巨大的野心和现实资源的不匹配,野蛮生长的组织架构和高效稳健的PK,危险与机遇并存。过去几年,乐视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攻城略池、拔营安寨,殊不知,这是一场马拉松。而当这一切集中于一点爆发时,就造成了乐视眼下的危局。

  “乐视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不可完成的。”贾跃亭面带微笑地告诉《中国企业家》,乐视的资金链危机“已经解决了六七成,接下来的三四个月会恢复正常”。

  “乐视就是贾跃亭个人性格的集中体现。”这句话在《中国企业家》采访中屡次听到。他的偏执与野心、宽容与不拘小节、狂妄与乐观,让乐视蹚出了一条不同于国内其他互联网公司的路,但也给乐视今天的危机埋下了隐患。

  面对外界的质疑,贾跃亭尽管满面笑容,但他的表达非常强硬:“乐视的理念、基因、精神,不会改变。”

  找钱:贾跃亭的生死时速

  关于乐视资金的最新消息是,2016年12月28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视网联合贾跃亭、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与战略投资者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涉及交易规模预计超过100亿元。虽然金额巨大,但对于背后“金主”,乐视并未向外界透露。此前,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十余位同学曾“雪中送炭”,投资乐视6亿美金。

  乐视究竟欠了多少钱?众说纷纭。如拖欠手机供应商款项高达150亿,乐视体育有超过60%的版权费未按时支付,乐视网股价跌破平仓线、资金链紧张导致紧急裁员等等。贾跃亭在2016年12月11日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否认了市场上的大部分传言。

  一位私募人士分析称:“目前从各方消息来看,乐视的资金危机基本已经过去一半。乐视在市场上的融资渠道很丰富,有很多人还是愿意为老贾的梦想买单,只是价格问题。至少眼下还不至于崩掉。”

  上市公司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是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颠覆性技术并购基金壹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是深圳市政府和乐视共同成立的一只基金,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曾说过,“乐视目前的问题如果只是资金的问题,我们还可以随时拿出50亿~100亿来支持他。”

  上述私募人士透露,舆论发酵也促使投资者不得不重新审视乐视的项目,“投资人的关注点不是几十亿的缺口,甚至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而是资金危机为什么会发生的本质,是组织结构、公司治理、未来的战术执行层面的问题。”

  眼下,乐视的多个业务线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贾跃亭在专访中承认,“我个人投的钱其实是可以调整的,有些投到LeEcoGlobal,而有些投到汽车,哪边紧张的时候就把这块的钱抽出来。”而这正是外界所关心的乐视生态体系内的财务混乱问题,各个子公司之间很难设置风险隔离机制,一家子公司的财务困难会传导给其他关联公司,容易造成连锁的资金链断裂。

  “另一个关键还在于股价。”私募人士认为,由于乐视网在整个乐视体系的融资中扮演着最为关键的角色,持续下跌的股价也令人担忧。若股价击穿贾跃亭股票质押的预警线,那意味着他需要找到更多钱来追加保证金或质押物。

  有市场观点认为,连续下跌的股价才是当下乐视资金危机的命门所在,而非供应链欠款。若乐视网继续下跌,首先可能触发的是股权质押风险,而一旦发生,无疑又将造成股价大跌,形成连环踩踏,更重要的是会严重削弱整个乐视的融资能力。

  2012年、2013年,贾跃亭、乐视网其他股东曾通过多家信托公司进行信托融资,且均以乐视网股份提供质押。上述私募人士称:“乐视网是乐视体系的融资利器,除了LeEcoGlobal的欠款、汽车的大量投入外,乐视网本身也有大量即将到期的债务。不少债务中,贾跃亭及其关联企业提供了担保。乐视的股价与乐视的资金链,俨然已经形成绑定关系。”

  据2016年半年报披露,2015年8月以来,贾跃亭及其关联企业,共计为乐视网提供了超过20次担保。截至2016年6月底,担保金额共计21.3亿元,除了已经执行完毕的八笔共计7.1亿元,其余的大部分已于近日到期或即将到期。

  业界观点认为,乐视想安然度过危机,需要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着手解决资金危机。短期来看,一方面需要找到钱应对眼前的债务欠款,另一方面还需要稳定股价,保证乐视的融资能力。

  从中长期来看,除了调整业态扩张的节奏外,显然还需要优化乐视生态内部财务现状,以及拓宽融资方式。不久前,乐视旗下第七大生态乐视金融上线,这个由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担任CEO的子生态在乐视内部被寄予厚望。

  虽然对于互联网金融平台来说,“自融”是一个令监管敏感的说辞,但这家平台的自我定位仍描述为:“立足于乐视生态,但又不局限于乐视本身,还要对乐视进行反哺。”

  近日,有金融观察人士称,乐视金融平台上的“乐享其成三号”理财产品,其债权实质为乐视致新的债务关联方毅昌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江苏设计谷科技有限公司。毅昌股份2016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来自乐视致新的企业欠款为1.97亿元。

  另外,接近乐视金融人士透露,目前乐视金融正在山西筹备一家民营银行,王永利已经去过山西与政府接洽。但截至发稿,这两则消息均未得到乐视方面确认。该消息人士表示,若乐视金融顺利拿下民营银行的牌照,将极大地优化乐视的资金问题。

  “更确切地说,要承载贾跃亭蒙眼狂奔的梦想,只有搭建自己的金融业务,并且拿到足够有分量的金融牌照才能有可能支持。否则,资金危机还会不定时地反复上演。”该消息人士如是评论。

TAG:乐视 贾跃亭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822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