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观察

共享单车疯狂背后:可别破产,押金至少四十亿

分享到:
日期:2017-03-15 浏览:641 作者:李铮 来源:投资家网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这不是他第一次使用共享单车,在近3个月时间里,刘晓峰已经成为一名ofo忠实用户,这种程度让他放弃了持续两年的公交出行。

  “他踹了一脚车,被我拦下来。”刘晓峰和身边的女孩子有些惊慌失措,不过在听我说完采访请求后,他从兜里拿出烟盒,点了支烟。

  刘晓峰是河南驻马店人,在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上班,年纪30出头,这是他来北京工作的第三年。由于公司在东三环,自己住的地方在东四环,距离较近,平时都会选择坐公交车。

  “上班不堵么,做地铁不划算。”可能是因为刘在互联网行业的缘故,他对形形色色的产品感到好奇。每天花上30分钟时间等车,是令人头疼的问题。

  选择ofo理由也很简单,押金便宜,骑着舒服。

  3月4日、3月5日,共享单车给予用户免费骑乘体验。就在刘开始愤怒的前一天,也遇到了相似问题,车子号码牌被人用尖锐利物刮到模糊。“我以前见过有人骑车不关锁,都会上前把锁关上,有次还被一个中年男子骂了句,关你屁事儿。”

  “我还看到过,车袋子没气,可能真是没气了吧。那你以后还会用共享单车吗?用,还会用,用摩拜?不,还用ofo,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有点凉。”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刘晓峰的遭遇并非个例,这个问题从3月6日开始,似乎愈演愈烈。

  世贸天阶是北京东部人群密集之地,这里有繁华的商业区、美食城,青年人来来往往。当然也停放着一批橙黄相间的单车,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边单车多数已被人为损坏。

  就在这些事发生前,两大共享单车公司摩拜单车(下称摩拜)、ofo宣布,3月6日-3月12日期间“免费一周”,这给予短行用户极大便利和骑乘体验。

  然而,倡导优化出行背后,是一场“明争暗斗”。

  “明争”,ofo略逊一筹

  投资家网在1个月零3天的调查中发现,ofo损坏率高于摩拜。在东二环广渠门、东三环世贸天阶、双井附近的地铁口、商业区处,停放的黄色单车多数被损坏,有的车甚至被卸掉一只脚蹬子。操作方式更加优化的摩拜破损率较小,有的车在扫码时只是显示故障。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不过,对于ofo破损问题,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史少晨在之前的采访中认为,“被破坏的车辆在全部运营车辆当中的占比极小,损坏率在1%以下,而全国的ofo共享单车已经超过100万辆。” “不文明使用的现象在新进入的城市会有一些。”摩拜北京总经理邢林表示。

  区域不同,在坏损率问题上投资家网无法做到全面统计,但就从可观察的现象看,被损坏车辆数有明显增多(按同比例车辆计算,抛去地区投放数量增加等因素)。

  2月中旬,有媒体曝出,福建莆田一家名为kala的共享单车,拿到投资后下单了5000辆机械锁的共享单车。今年1月25日开始,kala在莆田投放了667辆,想趁春节出外务工的人都返乡时火一把。可在19天时间里,有510辆失踪。

  因为没有定位,团队跑遍全城只找回了157辆车,丢车率高达76.5%,投资人被吓得果断撤资,kala单车在2月13日停止服务。

  kala单车创始人林斌告诉媒体,事情被曝光后,很多用户主动找上门还车,其中多数人都表示此前不知道共享单车不可以骑回自家小区,也不知道到底停在哪才算合规,并不是故意偷车。“目前已找回来7成,其中被破坏的车辆占比极低”。

  如果按着林斌的说法,单车只是被不清楚规则的用户骑到了非监控范围内。破损与单纯丢失不同,有网友爆料,仅仅北京一个ofo维修点,每天就有成千上万的破损小黄车被送至这里维修。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维修师傅每天要修至少百余量小黄车,修理速度远远比不上这些车损坏的速度。“有时候,师傅们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在1月零3天的调查中,为什么摩拜破损情况优于ofo?有专业人士表示,小黄车结构是普通自行车,造价低廉,与摩拜单车的轴传动结构相比质量存在较大差距,更容易遭人为破损。

  谁在破坏共享单车?

  家住安化楼附近的赵辉(化名)是一位老北京人,他向投资家网承认,自己曾经将一辆没合锁的小黄车偷偷放到小区街道一个不容易发现的角度里,后来怕被人骑走,还加了一把U型锁。

  看到媒体态度平和,赵辉也长舒一口气,“这件事终于不用憋在心里了”不过事后1个多月他还是选择将车放到地铁口附近。

  赵辉并非ofo忠实用户,当初虽然下载APP但并不经常使用。他向媒体坦言,起初并没有想这样干,当看到很多小黄车被各种“蹂躏”后,内心萌生了奇怪想法。“那件事后,你卸载APP了?没有,我把车还了,现在也有使用。”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实际上,无论是摩拜还是ofo用户,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爱护共享单车,乱放现象存在,但不会发生肆意破坏行为。赵辉觉得,“如果有人自己花了押金还去毁车,简直是脑残行为”。

  新华每日电讯在一次共享单车的调查报道中认为,恶意破坏共享单车的群体相对固定,主要是黑车、黑摩司机。因为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前,多是由黑车和黑摩的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共享单车抢了他们的生意,所以在部分城市的个别区域会有集中破坏的情况出现。

  多位业内人士也颇为认同这个观点。目前,北京治安大队已成立了共享单车恶意破坏的专案组,打击共享单车盗窃、恶意破坏行为。

  “暗斗”,一场资本游戏

  投资家网查阅公开数据显示,市面上除摩拜、ofo两家共享单车外,至少存在30家单车品牌。仅2016年下半年,这些公司的融资额就超过30亿元人民币,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是四个主要战场。

  半月前,摩拜宣布获得最新一轮融资。几天前,ofo宣布融资4.5亿美元,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之最。

  两家单车公司的资本方更堪称全明星级阵容,实力不容小觑。

  摩拜方面,包括:愉悦资本、熊猫资本、创新工场、祥峰投资、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美国华平投资集团、腾讯、启明创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携程、富士康、淡马锡等。

  ofo方面,包括:唯猎资本、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滴滴天使王刚、经纬中国、滴滴出行、小米科技、顺为基金、中信产业基金、新华联集团、DST等。

  有趣的是,滴滴投资了ofo,摩拜阵营中却出现不少滴滴的投资方,关系微妙。

  加速这场游戏节奏的是,两家公司近期展开的一系列“补贴”活动。

  手机登录ofo,用户充值20元将得到25元,充值50元将得70元,充值100元得200元。相比ofo摩拜力度更大,用户充值20元将多得10元,充值50元多得30元,充值100元多得110元,优惠力度可见一斑。

  如果延续目前势头,摩拜与ofo是否意味着,它们将是下一代的滴滴或快的?达晨创投合伙人高洪庆表示,共享自行车的爆发有一定的内在逻辑,但并非颠覆性创新,也不会产生下一个滴滴。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押金流向问题已成为媒体关注焦点。虽然两家公司都表示会专款专用,但并没有相关部门对这类押金的使用做明确规定。

  比达咨询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共享单车用户数量已达到1886万,预计2017年将飙升至5000万。今年1月,作为共享单车的两大领头平台,摩拜和ofo双双宣布用户量超过1000万。

  以1000万的用户数量来计算,ofo每个用户需要交99元押金,那么累计可以获得高达9.9亿元押金;而摩拜单车每个用户的押金高达299元,平台可以获得29.9亿元的押金。这庞大的资金流向哪里?

  摩拜方面有负责人曾说,“之所以向用户收取299元押金,主要是希望此举能让用户树立一定的责任感,这笔钱存放于摩拜单独设立的银行账户中,交由第三方监管,与公司运营资金分开”。

  在不透明的情况下,不论押金用来做什么,单是存放在银行存款账户里的,40亿元押金一年利息收益都不容小觑。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认为,只要合法合规,企业利用闲置资金合理投资以保值增值无可厚非,但显然不足以上升为盈利模式。“对企业来说,若只能依靠理财盈利,无疑是开始衰败的标志”。

  虽然摩拜、ofo宣布从3月6日开始,免费骑行一周,但在使用规则上用户仍需缴纳押金。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第三方移动大数据监控平台Trustdata近日发布的《2016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中,2016年12月,摩拜日均充值笔数已达10.79万笔,率先突破十万大关,相当于排名第二的ofo的5倍(2.31万笔),超出行业第二名至第二十名之总和。

  这一重要数据出炉,让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共享单车领域的数据之战几乎可由此画上休止符。

  除了这两家共享单车巨头,在3月获得A轮融资的永安行引起了投资家网的注意。

  虽然投资方只披露了三家,但在行业地位却举足轻重,分别是蚂蚁金服、IDG资本、深创投,一个是背靠阿里巴巴的国内最大金融服务集团,一个是VC界翘楚,另一个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本土创投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永安行虽然不像摩拜、ofo声名大噪,但早在2015年便开始布局。资料显示,2015 年6月,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向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的情况,目前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

  A轮融资后,蚂蚁金服和永安行的合作正式开始。目前,永安行与芝麻信用联合在京沪等全国各城市首次推出“免押金扫码租车”服务,芝麻信用评分600以上可以通过支付宝扫码免押金骑行。

我猜刘晓峰(化名)并不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因为在北京方庄家乐福门口自行车停放处见到此人时,他还语气平和的与另一端朋友聊着天。两分钟过后,他嘟囔了起来,甚至开始破口大骂。

  永安行创始人孙继胜表示,与芝麻信用合作的“免押金扫码租车”服务,在2016年已经扩展到国内 80个城市,累计服务人次超过8500万,违约不到50例。

  虽然永安行扩展到国内多个城市,但就现在分布情况看,北京、上海仍是摩拜与ofo的天下。若想占领一线市场仍需时日,但可以预见的是,依托资源与资金优势的永安行会很快成为与摩拜、ofo抗衡的另一共享单车巨头。

  而依照历史教训来看,一旦补贴大战开始也意味着吹响死亡号角。

  “上帝欲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TAG:共享单车 ofo 摩拜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822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