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评论

放弃手机业务后,自动驾驶能否成为黑莓的救命稻草?

分享到:
日期:2017-10-19 浏览:480 作者:小谦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如果说这个时代是属于苹果的,那黑莓无疑就是上一个时代的翘楚。还在2005年时,这家公司仅靠20万政府官员用户就能养活自己,高达36%的增长率也让其入驻了福布斯品牌增长榜。一路披荆斩棘之下,黑莓的每股股价在2007年时一度达到236美元,也正是2007年,乔布斯在旧金山莫斯康展览中心发布了初代iPhone,这也为新老的交迭埋下了种子。

  如果说这个时代是属于苹果的,那黑莓无疑就是上一个时代的翘楚。还在2005年时,这家公司仅靠20万政府官员用户就能养活自己,高达36%的增长率也让其入驻了福布斯品牌增长榜。一路披荆斩棘之下,黑莓的每股股价在2007年时一度达到236美元,也正是2007年,乔布斯在旧金山莫斯康展览中心发布了初代iPhone,这也为新老的交迭埋下了种子。

  黑莓显然低估了苹果的潜力,当时任职公司CEO的吉姆·巴尔西利表示:“有些人说黑莓将面临巨变,然而我觉得这过于夸大其词了。”短短两年时间,黑莓的股价就跌到最高峰时的四分之一,尽管它们后续还推出了触屏形式的Storm手机和PlayBook平板电脑,但差强人意的用户体验让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黑莓的股价截止至今只剩下十多美元,而曾经与其站在同一战线,站在企业和安全角度抨击iPhone的诺基亚和微软手机,如今也是半死不活了。虽然今年的世界移动大会上(MWC)仍能看到黑莓品牌的手机,但这些产品其实并非出自东家之手,它们早在去年年底就剥离了手机生产商的身份。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转型软件研发的黑莓居然“跨界”做起了自动驾驶,首款搭载辅助系统的汽车近日正式在加拿大渥太华郊区上路。对于这个已经崩塌的昔日巨头来说,自动驾驶又能否成为重建帝国的希望?

  黑莓的自动驾驶业务还是以软件为主

  实际上,黑莓并没有淌硬件和供应链的浑水,它们的自动驾驶业务主要还是基于软件来打造车载系统。早在去年10月份,黑莓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将工程师派驻到加拿大渥太华,并在当地设立了一个研发中心,而其中的主角,就是他它们早些年花了2亿所收购的软件系统公司——QNX。

  尽管QNX最初并非专门面向自动驾驶领域,它在通信和国防军工方面也有所建树,不过,基于嵌入式的经验使其很容易就能完成转型,部门经理约翰·霍尔表示:“我们将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基础设施,涉及到安全性、系统冗余、通讯,以及信号采集等。”结合黑莓2016年9月份收购的行动软体提供商Good Technology来看,它们基本已经确立了以软件为主的自动驾驶研发策略。

黑莓的做法其实有些与众不同,初入自动驾驶圈子的巨头和初创企业都更愿意布局硬件制造,前者希望能够迅速瓜分市场,后者则是为了更好的投融资环境而考虑。比如第一批研发自动驾驶汽车的Waymo,在几经受挫的情况下还是祭出了100多辆克莱斯勒改装车,而Uber即使面临着近30亿美元的亏损,仍没有放弃自己造车的梦想。

  黑莓的做法其实有些与众不同,初入自动驾驶圈子的巨头和初创企业都更愿意布局硬件制造,前者希望能够迅速瓜分市场,后者则是为了更好的投融资环境而考虑。比如第一批研发自动驾驶汽车的Waymo,在几经受挫的情况下还是祭出了100多辆克莱斯勒改装车,而Uber即使面临着近30亿美元的亏损,仍没有放弃自己造车的梦想。

  原因很简单,首先是缩紧业务的黑莓本身没有巨头那么多资源,整体策略也不会像需要投融资的初创企业那般激进。其次,当前炒得火热的“造车行动”缺乏特别成功的商业化例子,自动驾驶市场并不成熟。

  2013年,程守宗接任黑莓CEO,与此前背锅上任的托斯腾·海因斯不同,程守宗不打算再在手机硬件上死磕。曾经将Sybase做到50亿美元的经验,提醒他销售软件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公司利益。换帅不久后,黑莓先是将手机交给台湾厂商代工,随后又关闭了手机硬件部门,最后宣布将生产独家授权给TCL——比如Dtek50和Dtek60,这两款Android机器的设计和生产就全权由TCL包办。

另一方面,事实证明了巨头们的造车热情正在褪去。苹果内部多次因自动驾驶项目的目标产生分歧,去年7月份终于由鲍勃· 曼斯菲尔德完成业务重组,从硬件研发转型成为软件研发。而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Uber已经无力承担数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开始与一家汽车厂商进行合作。就连自动驾驶硬件的商业化样本特斯拉,在交付Model 3时也遇到了难产问题。

  另一方面,事实证明了巨头们的造车热情正在褪去。苹果内部多次因自动驾驶项目的目标产生分歧,去年7月份终于由鲍勃· 曼斯菲尔德完成业务重组,从硬件研发转型成为软件研发。而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Uber已经无力承担数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开始与一家汽车厂商进行合作。就连自动驾驶硬件的商业化样本特斯拉,在交付Model 3时也遇到了难产问题。

  从Strategy Analysis与TechNavio的预测来看,全球自动驾驶市场规模到了2020年将达176~300亿美元。与蜂拥而至的各大企业相同,丰厚的行业潜力让黑莓欣然入驻,但不成熟市场所潜藏的高风险,又让它们走了一条相对保险的道路。不难发现,研发车载软件系统更能够保证短期收益。

  持有QNX的黑莓,其实在自动驾驶市场中有一定话语权

  ONX最初是一套商业实时操作系统的名字,在嵌入式领域应用广泛,除了黑莓将其用于自家的BlackBerry PlayBook外,它还被美国陆军和核电站相中,并以此打造了几套控制系统。与Unix类似,ONX实际上是相对底层的东西,能够帮助开发者便捷的关闭和启用功能,在车载系统的研发上具有一定话语权。

  由于ONX具备出色的运行速度和引人注目的图形界面,这个20世纪80年代诞生的系统终于在2014年迎来了爆发。

 福特公司毅然决然的摒弃微软,转而投入QNX的怀抱,并研发了名为Sync 3的车载娱乐系统,同一时间苹果的CarPlay也开始使用QNX技术,截止至今,全球大约有6000万辆汽车安装了以QNX为基础的娱乐信息系统。这为黑莓自动驾驶业务的拓展创造了良好条件,它们能够轻易拉拢一批合作伙伴。

  福特公司毅然决然的摒弃微软,转而投入QNX的怀抱,并研发了名为Sync 3的车载娱乐系统,同一时间苹果的CarPlay也开始使用QNX技术,截止至今,全球大约有6000万辆汽车安装了以QNX为基础的娱乐信息系统。这为黑莓自动驾驶业务的拓展创造了良好条件,它们能够轻易拉拢一批合作伙伴。

  福特与黑莓早在2016年就签署了自动驾驶业务的合作协议,其CEO马克· 菲尔德斯当时还宣称要在5年后开放自动驾驶汽车的消费者接口。而苹果为了研发相关技术,甚至不遗余力的从黑莓那挖来20多名员工,可见QNX的影响力之大。

  黑莓今年第二季度的授权费用高达5600万美元,几乎是去年的四倍,稳定的收入也给旗下的自动驾驶业务添加了几分底力。除此之外,宝马自动驾驶项目的副总裁克劳斯· 比特纳似乎也认同黑莓的商业策略,与其投入数十亿美元去全面的展开研发,不如通过共同合作来打造核心的系统平台,这样双方才能更为轻松的获得收益。

  程守宗认为公司如今已经完成转型并脱离了危险——一个有力的佐证是,黑莓目前将股票从纳斯达克转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要知道,纽交所的挂牌标准和监管力度都比纳斯达克要高上不少,这意味着它们再次将自己并入了大公司的行列。

TAG:黑莓 手机业务 自动驾驶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