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视野

91岁的“吃豆人之父”去世了 他创办的南梦宫如何创造了这个经典?

分享到:
日期:2017-02-14 浏览:589 作者:刘雨静 来源:界面新闻

  【关于品牌档案馆】

  我们似乎有幸生于一个得以见证世界快速变化的时代,而最能反映时代精神的,往往是成功的品牌和商业广告。改变我们生活的品牌与创意不断涌现,与此同时一些曾经流行的事物逐渐失去话语权。通过「品牌档案馆」这个栏目,我们希望为你呈现品牌成长和流行变迁的故事。

  1月22日,91岁的中村雅哉去世了。

  他是著名游戏公司南梦宫(NAMCO)的创始人,而更有名的称呼是“吃豆人之父”——尽管这款游戏是曾为南梦宫效力的著名游戏设计师岩谷徹设计的,但不得不承认,中村雅哉和由南梦宫推出的吃豆人,成为了街机时代的经典。

中村雅哉

  亮黄色的脑袋和咧开的嘴,是人们对吃豆人的第一印象。形象的灵感来源于披萨:“如果把披萨吃掉一片的话,看起来就像张开的嘴一样”,游戏设计师岩谷徹在吃披萨的时候突发奇想——当时他正在设计一款主打可爱路线的女性向游戏,食物被认为是最受女性喜爱的元素之一。

  虽然这个由吃豆人代表的街机时代正在逐渐消亡,但见证过这个黄金时代的吃豆人形象,如今却成为复古潮流的代表之一,并保持着自己的商业价值。

岩谷徹

  一块披萨催生的街机游戏

  因为一块缺了一角的披萨,圆头圆脑的吃豆人诞生了。

  涩谷的一幢电影院是吃豆人第一次与大众见面的地方。这个细长建筑有七八层高,里面有许多家电影院。当地的情侣喜欢在建筑顶楼约会,于是开发团队将吃豆人游戏机放在顶楼休息室里公测。这个包括岩谷徹在内的5人小团队,一开始也不清楚吃豆人的游戏会不会受到欢迎。

  结果出乎意料。吃豆人街机一经推出就大获成功,这游戏简单可爱又容易上手,哪怕只有五分钟也够玩好几盘(如果你技术不那么娴熟的话)。也因此格外适合那些不擅长游戏的女性和打发时间的情侣。

  于是1980年5月22日,也就是吃豆人街机正式投入测试的那天,被官方认证为吃豆人诞生日。两个月后吃豆人街机正式在日本发行。

吃豆人街机

  当时市场上并没有像吃豆人这样的女性向轻游戏。或者说,吃豆人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瞄准了空缺的面向全年龄段的轻游戏市场。

  时势造就了它。19世纪80年代的日本,正是街机游戏的黄金时代。当时市面上流行的街机游戏大多是暗黑宇宙风:太空、飞船、射击是它们的共同点。事实上第一款商业街机游戏就是太空题材的「Computer Space」,由著名游戏设计师Nolan Bushnell(也是游戏公司Atari的联合创始人)设计。接着电子游戏公司纷纷开始模仿——TAITO的「太空侵略者」、南梦宫的「Galaxian」都大同小异。

  但这类硬核游戏吸引的大多是男性玩家,女性、儿童乃至老人玩家是块潜力巨大却还很少有人触碰的蛋糕。当时电子游戏产业也处于起步状态,Atari、Taito、南梦宫等公司进入电子游戏领域也不过十年左右——这些公司大多发家于游戏相关行业,比如南梦宫,最初其实是为儿童游乐园制造投币电动木马的生产商。

南梦宫最初是游戏器材生产商

  1980年推出的吃豆人却让南梦宫前进了一大步。明朗可爱的游戏主角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它的名字也简单好记:パックマン(Pakku man)来源与日语拟声词ぱくぱく(Paku-Paku),形容嘴一张一合的动作。

  为了增加游戏趣味性,他们在游戏里设置了萌萌的反派怪兽。和像素化的亮黄色吃豆人一样,这几个反派角色是红、蓝、粉、橙色,有各自的设定——红色怪兽速度超快,蓝色怪兽喜欢不走寻常路;粉色怪兽常常走着走着突然转身打个回马枪,而战斗力最弱的是橙色怪兽。

四个小怪兽

  进军美国

  在日本流行起来后,南梦宫立即决定把这款游戏推广到美国。

  这背后的推手是南梦宫的创始人中村雅哉。70年代初,中村雅哉就看到了街机游戏的巨大市场。他冒着债务风险出价80万美元买下了美国游戏公司Atari在日本的分公司,当时市场对Atari日本的最高估价只有50万美元。买下Atari,意味着从此所有Atari街机游戏在日本的发行权都被南梦宫所有。

  随后,1978年南梦宫在加州设立了北美分支,授权美国的游戏厂商发行自己旗下的游戏。吃豆人也在推出的几个月后就进口到了美国。不过对于吃豆人能否打入美国市场这件事,他们心里并没有底。

  最大的疑虑在于日本和美国年轻人的审美不同。“动画也好、游戏也好,日本年轻人喜欢一切看起来不像人的卡通形象”,岩谷徹回忆说,“日本游戏里的形象都是五五身,头就占到身子的一半。”而当时的美国玩家更爱赛车、战争等竞技类游戏,这些游戏中的形象都更现实,或者说,看起来更像现实生活里的人。

  命名时也遇到了争论:日方本想命名为Puck-Man,看起来更像日文音译。而美方认为这个名字容易有点过于含糊,人们把P改成F就会变成一个和游戏本身积极形象相反的粗口词。最后,他们给吃豆人起的官方名字是Pac-Man。

  没想到这个萌萌的游戏伴随着80年代街机的流行,在美国一炮而红。1982年人们甚至为吃豆人推出了一张电子风音乐专辑,单曲《吃豆人热》(Pac-Man Fever,点链接听歌)一度登上了美国公告牌榜单。1980年代吃豆人街机共售出了35万台,成为当时最成功的街机游戏之一。

2015年重制的Pac-Man Fever

  电子游戏IP化的始祖

  随着吃豆人的流行,南梦宫迅速地抓住了把游戏IP化的机会,虽然当时还没有IP这个概念。

  吃豆人的游戏内核极为简单:只需要在迷宫中躲开移动的怪兽、并通过吃道具增强能量,一直走就可以玩下去。但从某种角度来说,简单易玩意味着过于单薄,人们很快会对它感到厌倦。

  于是南梦宫开始丰富这款游戏的内容。吃豆人系列后的几年中,先后地推出了同系列的吃豆人小姐(Ms. Pac-Man),超级吃豆人(Super Pac-Man),吃豆人宝宝(Baby Pac-Man)和吃豆人教授(Professor Pac-Man)等游戏,以此来保持人们的新鲜感。

  这些系列游戏玩法大同小异,只有一些设定的不同,所以也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研发成本。譬如吃豆人小姐的脑袋上有一个红色像素蝴蝶结;而吃豆人宝宝则没有增强能力的道具,体积也小一些。

吃豆人小姐

吃豆人动画家族系列

  和许多游戏IP化的途径类似,一家如今隶属于时代华纳的制片公司随之推出了吃豆人系列动画。像素化的黄色圆脑袋是它的代表特征,如果你看过迪士尼2012年大热的动画《无敌破坏王》,也许会记得吃豆人和彩色小怪兽这两个80年代的大明星,也在20年后的动画里跑了个龙套。

  吃豆人系列动画拍摄了两季后便没有再继续。不过吃豆人相关产品却一直源源不断地推出和更新着——服饰、手办、生活周边,这是游戏IP化的必经之路,也是能让形象保持生动新鲜。如今打开吃豆人的官方商店,服饰、圆形闹钟、圆形手表是最常见的游戏周边。

吃豆人闹钟

  南梦宫也在不断地开发新的游戏发行渠道。家庭游戏机、手柄游戏机和携带型游戏机等平台,是街机之外的新市场。任天堂家庭游戏机、PlayStation、Xbox乃至如今的智能手机上,都有吃豆人游戏——仅仅是游戏授权费就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人们在吃豆人上消耗的时间远超出想象,比得上如今任何一款情节曲折的RPG游戏。而这个最初以温和的游戏设计来吸引女性的游戏,居然激发了一大批游戏玩家的竞技好胜心——1999年,一名33岁的美国玩家Billy Mitchell,花费了整整6个小时,在新汉普郡的一家游戏厅里,创造了吃豆人游戏的通关历史。他为了完成游戏系统的最高分(相当于打到单机游戏的满级)——通了256关,吃了每一个能量道具,把能打的小怪兽都打了一遍,没有损失一条命——达到了计入电子游戏史的3,333,360分。

  那也是吃豆人热的巅峰。在那之后,人们对街机游戏的热情慢慢减退。电脑、手机、家用游戏机越来越普及,画质精美、世界观宏大的游戏成为主流。游戏厅和街机注定成为渐渐没落的时代产物。

  那些儿时偷偷攒硬币玩街机的你我也长大了,不再是街机游戏的主力消费军。

  吃豆人不再年轻,玩街机的我们也长大了

  伴随着街机逐渐被时代淘汰,吃豆人的游戏也逐远离我们。但这个形象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一个时尚又复古的名词。

  也正是因为吃豆人曾经与几代人有着更深的记忆联系,它才得以以这样的角色“复活”于商业世界之中,帮助品牌与消费者进行直接的情感沟通,能够唤起人们的某种情感诉求,从而建立对品牌的好感——这便是它如今的商业价值所在。

  2010年5月21日,为纪念游戏诞生30周年,Google标志改为游戏图片,而用户点击Insert Coin按钮或等候十秒即可进行在线游戏,掀起了全球吃豆人爱好者的狂欢。游戏原本只放在传统首页48小时,因为颇受好评,因此Google则将此保存为永久版本。

  这个形象更多的是在周年时被人们记起,品牌们更是纷纷在30和35周年时推出许多联名商品,带着一丝怀旧感。Moleskine推出了吃豆人联名系列笔记本,滑板品牌SK8把吃豆人印刷在了滑板背面。服饰品牌也与Pac-Man联名推出了T恤和帽衫,“吃豆人是我这一代的时代符号。复古又时髦。”设计师Teki Latex解释品牌推出吃豆人的原因。也许其他品牌也是这么想的,如今复古也意味着时尚。

Pac-Man联名T恤

吃豆人笔记本

吃豆人滑板

  其实岩谷澈后来还设计过一款叫Libble Rabble的街机游戏。他对这个游戏颇为自豪,喜爱程度甚至超过了吃豆人。但这个画风也很可爱的游戏却不那么受欢迎——它的玩法被女性玩家吐槽太复杂了。吃豆人热与当时的市场紧密相关,在此之后,没有游戏能够复制它的成功。

  Libble Rabble没有复制吃豆人的成功

  一些游戏公司先后退出了街机市场。2005年,南梦宫被万代收购,改名为万代南梦宫。他们依旧在生产和开发街机游戏,不过更多的精力被放在了家用游戏和手游平台。《高达:征服》、《海贼王:珍宝巡航》等游戏都来自万代南梦宫。

  万代南梦宫也不再只是一家游戏公司。他们开始整合电影、动画等影音娱乐事业,逐渐倾斜为泛娱乐公司。旗下《LoveLive!》的电影、音乐、线下活动在2016年为公司带来可观的利润——2016年后三个季度,万代南梦宫的影音娱乐事业部利润同比增长了近20%。

  “南梦宫”这个名字不复存在。不过吃豆人却作为一个经典的像素形象留了下来。

人们贴吃豆人纪念中村雅哉

  在中村雅哉讣告的几天后,世界各地出现了各种吃豆人元素——人们把吃豆人和小怪兽贴在办公室的窗子上,做成烘焙蛋糕,甚至纹在身上,来纪念这个陪伴他们长大的游戏。

  今年吃豆人37岁。和吃豆人一样,他们也不再年轻。

TAG:南梦宫 吃豆人之父去世 中村雅哉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相关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