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新闻

昔日“日化第一股”遭遇清盘劫 霸王转型为何失利?

分享按钮 日期:2018-01-03 浏览:458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昔日“日化第一股”遭遇清盘劫 霸王转型为何失利?

李细华 摄

  岁末年初,因创始人夫妻反目,霸王集团再度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2017年12月27日,霸王集团创办人万玉华宣布正式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因与丈夫兼合伙人陈启源,即霸王国际控股主席兼执行董事关系破裂,入禀地区法院申请离婚。万玉华称公司股份被不法配发,要求法院将霸王国际控股公司清盘。当晚,陈启源方面发布声明称,“对万玉华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和极度遗憾。”

  “万总一直是女强人的形象,之前更多的是她包揽公司大小事,陈董更多的是参与战略路线的制定。”一位日化人士如此表述他对霸王夫妇的印象,昔日携手打造出“日化第一股”的夫妻如今却对簿公堂,霸王集团或面临公司清盘,这让他很是唏嘘。

  事实上,霸王迅速陨落的背后实际上早有伏笔,产品结构和销售渠道的单一让霸王在资本市场上不堪一击,而后根基尚未扎实前,又“赶潮流”地进入直销、母婴行业,“病急乱投医”反而错过了翻盘的时机。

  创始人夫妻反目对簿公堂

  2017年12月27日,万玉华在香港举行的媒体发布会上披露,自己于2007年与陈启源成立控股公司,以合伙人形式共同经营,双方各持有控股公司49%及51%股权,并以此持股比例为经营及盈利分配的基础,以及以控股股东身份持有霸王国际。但2016年9月22日有人伪造一份万玉华的董事辞职信,以及一份控股公司的董事会同意决议通过接纳该辞职信,把万玉华排除于控股公司管理阶层外,随后在2017年1月24日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控股公司增发19657股新股予Heroic Hour Limited,令万玉华在控股公司的股权从原来的49%稀释至24.71%。

  万玉华称,自霸王国际上市程序开始,其一直担当霸王国际决策人角色,直至于2015年辞任霸王国际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一职,但仍保留控股公司董事一职,理应拥有控股公司的决策权。

  随后霸王集团深夜发表声明,称陈启源与万玉华正在办理离婚手续,有关财产纠纷属于私事,双方正通过法律途径处理。霸王方面强调,万玉华在发布会上所发表的言论并无事实依据,并且指出是万玉华方面提出请辞,离任后并未在霸王集团内担任任何职务,目前霸王集团一切运转正常。

  此外,陈启源还在声明中透露,离任后,万玉华利用霸王创始人的身份在国内经营私人业务,并因此涉及多宗金钱纠纷,二人共有物业更被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宣布进行网络公开拍卖。

  对于此次爆发的股东纠纷,多名霸王集团员工均表示不太清楚。据了解,在去年12月27日当天,霸王集团还举行了电商部2018年誓师大会,确立了2018年电商部门销售超2亿元的目标。

  2017年12月28日晚间,2015年接棒霸王集团CEO的陈正鹤也对外发声,再次强调:“当时的股权出让,是父母共同交出给予我们兄弟姐妹,没有一方转移至另一方或者其他人处。”谈到父母之间这场纷争,陈正鹤表示,“首先对给公众造成的困扰感到抱歉。母亲多年来打拼事业,历经风雨沧桑,已经非常辛苦,尤其是这两年创业艰难,公司目前还有很多债务。”

  在陈正鹤看来,霸王最核心的产品线就是防脱产品,接下来会继续在防脱领域的产品体验上做优化,并且在品牌方面更多地尝试社会化营销和年轻化路线,而渠道方面,则重点发力电商,并进驻传统的大卖场、化妆品店和母婴店等渠道。

  赢了“二恶烷”官司却输了市场

  自“二恶烷”事件后,霸王业绩一落千丈,案件胜诉获赔300万港元后,霸王开始进入凉茶、洗涤、婴幼儿护理等业务谋求转型,甚至尝试直销模式,连续亏损5年后在2016年终于扭亏为盈。

  在靠“Duang”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后,2017年10月,由于霸王集团董事长陈启源澄清脱发原因,收获舆论好评,公司股价大涨逾20%,直接促使霸王在“双11”期间在天猫、京东等线上渠道销量实现倍数增长。

  而业绩刚刚好转的霸王集团由于创始人股权纠纷又遭遇股价暴跌。万玉华宣布入禀香港高等法院申请公司清盘后,当日10点30分前后霸王股价已暴跌近三成,并于10时36分起停牌,其股价停牌时暴跌30.9%,报0.197港元,创出上市8年以来的新低。

  看到昔日创造了“日化第一股”的霸王夫妇对簿公堂,不少业内人士都感到唏嘘不已。2009年,霸王集团以46.3%的中草药洗发液市场份额稳坐行业龙头位置,2014年高调上市后,当年股价一路高走,市值一度高达约191亿港元。但被视为民族品牌代表的霸王很快就陨落,在这其中“二恶烷”是挥之不去的阴霾。

  “当时霸王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可以说了一年上一个新台阶,但这之后,对霸王的巨大打击接踵而来。”此前,陈启源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二恶烷”事件发生前,霸王洗发水以16.8%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仅次于飘柔和海飞丝,但出事后的整个2010年下半年,霸王洗发水营业额降幅高达63.2%。花费6年的时间打官司胜诉后,霸王早已被挤出一线日化企业的行列。

  在业内人士看来,不可否认的是,“二恶烷”事件直接导致消费者信心受挫,造成霸王销售下滑,但“二恶烷”一直是缠身日化行业问题,宝洁、强生等产品中也曾被曝存在“二恶烷”。日化专家冯建军表示,“二恶烷”事件并非孤例,在差不多同一时期,其他一些本土日化美妆企业如白大夫、丸美、嘉媚乐等也曾遭遇危难,但结果却大不相同,霸王应该反思自身。“霸王应该把更多心思放在经营上,否则结果只不过是赢了官司,输了市场。”冯建军说。

TAG:霸王 清盘 转型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