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新闻

青蛙王子母公司亏损持续 押注多元化自救

分享按钮 日期:2018-10-30 浏览:381 来源:时代周报
导读:作为昔日“中国婴童日化护理第一股”,青蛙王子品牌所属母公司中国儿童护理越来越偏离“儿童”和“护理”主航道。

  原标题:青蛙王子母公司亏损持续 押注多元化自救

  作为昔日“中国婴童日化护理第一股”,青蛙王子品牌所属母公司中国儿童护理越来越偏离“儿童”和“护理”主航道。

  自从2013年遭沽空机构狙击之后,中国儿童护理业绩就开始一蹶不振,2015年出现了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当年净亏损为5030万元,如今已出现连续三年亏损,2018年上半年亏损2099.8万元,较去年同比扩大56.96%。

  面对主业不振,中国儿童护理走上“跨界多元化”发展道路,不断开拓旗下多元化业务组合,涉足借贷、物业、证券投资等各项业务。不过,多元化的发展策略并未能改变其业绩颓势。截至10月26日,公司市值为1.95亿港元,不足上市时26亿港元的8%。

  青蛙王子的童话梦想是否还能延续?中国儿童护理将何去何从?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中国儿童护理方面采访,并将相关问题发至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跌落神坛

  从创立青蛙王子品牌到成为“中国婴童日化护理第一股”,李振辉花了10余年的时间,而从高峰跌到低谷,却只用了不到2年的时间。

  1998年,青蛙王子公司还是一家以成人化妆品为主的综合日化企业。那年,公司董事长李振辉将目标投向儿童领域,专门为4–12岁的儿童生产护肤品,并由此诞生了青蛙王子品牌。

  彼时,国内儿童用品市场上的品牌并不多,而强生等国际品牌的战场主要集中在一线市场,对二三线市场还保持观望态度,其品牌影响力对二三线市场的辐射亦十分有限。

  李振辉瞄准了这些被忽略的市场,经过多年的耕耘后,青蛙王子逐渐成为知名的本土儿童护理品牌,并于2011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被誉为本土婴童护理第一企业。

  不过好景不长。2013年,青蛙王子迎来了“至暗时刻”。那年6月,青蛙王子被片仔癀(600436.SH)起诉侵犯其“片仔癀”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年10月,著名沽空机构Glaucus发布了一份“建议强烈沽售青蛙王子”的英文报告,质疑公司公布的销售额与独立机构数据不符、市场知名度疑被夸大、公司公布的纳税额与政府网站数据不符、前五大客户购买额与工商资料不符、财务数据远好于同行。

  该报告一出,青蛙王子股价从顶峰时的6港元/股倾泻而下直至停牌,仅仅半日,市值就蒸发25%至47.11亿元。虽然青蛙王子后来发布了长达70页澄清通告,但依旧难以挽救下跌的股价。

  自此,青蛙王子也开始走向下坡路,2013年净利润开始出现下滑,下滑幅度为17.22%。

  2014年7月,青蛙王子正式更名为中国儿童护理。彼时,中国儿童护理也面临强生、宝洁等巨头的围剿,加上受到电商的冲击,中国儿童护理KA渠道业绩不断下滑,由于当时中国儿童护理依旧把发展重点放在商超渠道,其在化妆品、母婴店以及电商等新渠道的布局上落后于竞争对手,进一步加剧业绩下滑。

  根据罗兰贝格发布的《中国母婴童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母婴童市场巨大,未来五年内将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且国内整体市场规模将从2015年的1.8万亿元发展至2020年的近3.6万亿元。不过,即使婴童护理市场进入繁荣期,中国儿童护理依旧未能扭转颓势。

  财报显示,2014年,中国儿童护理的营收14.82亿元,同比下降13.4%;2015年更是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当年营收为9.14亿元,同比下降38.4%,净亏损为5031万元;2016年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11亿元;2017年营收入同比下滑20.41%至7.96亿元,股东应占溢利下滑53.56%至-1.71亿元。2017年营收7.95亿元,同比下跌20.41%;亏损1.63亿元,同比下跌49.15%。

  2018年上半年,中国儿童护理经营收入为2.66亿元,同比减少27.08%;毛利较2017年同期减少约55.21%至6043.2万元;亏损2099.8万元,同比扩大56.96%。

  日化专家冯建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内婴童护理行业中,国际品牌强生的市场份额依旧占据首位,虽然国内这些年也诞生了许多品牌,但与强生等巨头相比而言,国内品牌普遍处于劣势,虽然国内品牌青蛙王子在多年前曾取得辉煌成绩,但早已无法与国际巨头相比。

  跨界多元化前景未明

  面对主业的衰退,中国儿童护理转而谋求新的业务增长点,试图通过跨界多元化扭转局面。

  2015年4月,中国儿童护理以5077万元收购牙膏制造企业福建爱洁丽日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洁丽”)80%的股权,意在儿童个人护理产品类别下口腔护理产品系列。2016年2月,中国儿童护理计划收购广州东星在线,发展线上旅游业务。不过,双方因收购事宜未能达成共识,该计划最终宣布流产。

  在中国儿童护理转型失利、亏损加剧的情况下,李振辉决定离开中国儿童护理。2016年7月,中国儿童护理第一大股东向伊黎洛国际贸易(香港)有限公司出售8000万股,占已发行股本的7.92%;9月23日,青蛙王子向独立第三方出售剩余的2.63亿股,占已发行股本的26.06%。至此,李振辉所控制的中国儿童护理的股份已悉数转让,并辞去公司主席、CEO、执行董事等职务。

  李振辉离开后,中国儿童护理由蔡华纶执掌。公开资料显示,蔡华纶拥有超过30年地产、投资经验。在其带领下,中国儿童护理多元化转型的步伐越来越大。

  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儿童护理开展了借贷业务和买卖商品业务,此后频频跨界布局,涉足物业、证券投资、电子产品等业务。

  财报显示,2017年中国儿童护理旗下放贷业务、经营网上平台、买卖商品、证券投资等业务上均是盈利,而主营业务个人护理亏损2.277亿元。2018年上半年,放贷业务和物业持有业务分部利润同比去年有所上升。期内放贷业务产生利息收入为166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1630万元上升约2.2%;物业持有业务分部为公司贡献总收益约190万元,去年同期为16.8万元;而个人护理得亏损约3083.4万元。

  从历年财报来看,虽然中国儿童护理多元化业务取得一定的成效,但仍旧未能扭转公司业绩颓势。不过,蔡华纶依旧不断拓展多元化业务组合,并不断剥离旗下子公司。

  2017年5月,中国儿童护理以1亿元为代价,将福建和润45%的股权出售给了深圳前海沃升资产管理中心。同年10月3日,其出售合计约2.28亿股蓝鼎国际的股份。旗下公司又于10月30日出售万嘉集团5850万港元可换股票据,所得款项净额用作偿还银行借款。

  2018年6月底,中国儿童护理以1200万元的价格将爱洁丽80%的股权出售给丝耐洁(福建)口腔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出售事项所得款项用于开发电子产品及其他电子零件业务。

  面对主营业务的持续亏损,中国儿童护理表示,鉴于中国经济增长步入放缓的阶段,中国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改变,本集团对旗下生产个人护理用品工厂的产能利用率表现持谨慎的态度。应对上述不利的经营环境,本集团会加强供应链反应速度及产品开发能力,避免销售收益进一步下滑。

  从发展策略来看,中国儿童护理更加倾向于多元化发展。具体而言,中国儿童护理表示,未来将逐步加大电子产品及其他电子元器件的业务以及汽车零件贸易业务的比重,通过引入行业内经验丰富的销售团队,形成竞争优势。同时,亦持续放大放贷业务,并将按揭业务范围延伸至企业客户,于不久将来将投放更多财务资源扩大该等业务。

  对于日化企业的多元化发展,冯建军并不看好,在他看来,术业有专攻,日化企业跨界多元化最终能够成功的寥寥无几,日化企业需客观看待多元化发展,不能为了追求短期的利益而盲目追求跨界多元化。从长期来看,日化企业仍需深耕渠道,做强主营业务。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TAG:青蛙王子 母公司亏损 多元化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